Aid

我A汉三又回来了!最近不知道写什么如果有喜欢的请务必告诉我!安利我也吃!

【弓桃】—The Sound Of Silence (end)—

·时隔近一年的填坑
·土下座!
·由于es已经是退的状态了所以角色把握可能不好
·可以接受的话↓
——————————————————————
“你和那个孩子正在交往吗?”

弓弦动作一顿,掖在心中的秘密被取出却意外觉得舒坦,叹了口气后笑着点点头。

“那个孩子好像也是我们学校的吧,名字是——”

“是姬宫桃李,会长大人。”弓弦继续着整理工作,“是个稍微有些任性的少爷。”

“意外的很合适。”

另一边的桃李走出校门,周边的景色一成不变,仿佛这个世界从未发生改变。

改变的只有他一个人罢了。

笨蛋奴隶真的听不到桃李大人的声音了么......

明明心脏的跳动充斥着全身,指缝间仍有秋日的风穿过,放课铃声从身后飘至,耳畔环绕着这世界的各种声响,为何这无处不在的风啊无法将他的声音送达而至。

再一次的嘶喊在空气中消散,回应的只有因委屈与煎熬迸涌而出的泪花,他只能无助地站在渐渐热闹的道路上无声哭泣。

好吵,真的好吵。

嬉闹与玩笑,脚踏车铃与手机。桃李捂住耳朵想要阻止这些声音侵入在他耳中膨胀,他只想逃,逃离这里。

要逃离这里。

奔跑的动作使眼角的泪水腾空而起,闭眼狂奔漫无目的,直至脚下变得柔软,周围变得寂静,他缓缓睁开眼,眼前的情景伴随着记忆的水流冲入他的脑中。

风轻柔地吹着,水塘泛起波纹。

不属于他的脚步声忽然踏响,桃李空白的思绪突然被打断惊恐地望去——

为什么他长得和桃李大人一模一样呢?......

“少爷!请您停下来!”

另一侧是急促的呼唤,那熟悉的人的熟悉的声音。

“弓弦大笨蛋!大笨蛋!”

没错,弓弦大笨蛋......那根本就不是你的少爷,因为你的少爷一直都在喊你,可你听不见。

一定是秋日的风被夕阳染红了,他才看不见自己。

十分清晰的落水声,十分清晰的水花溅起在自己脸上,动作僵硬着,掌心还残留着布料的触感。

桃李无力地垂下手,已经分不清是泪水还是溅起的水珠再一次滑落颊边,双拳紧握,掉入水塘中的人嘴角的笑容被水波扭曲,像是被拉扯着陷入塘中失去气息。

“少...桃李!”

那声呼喊,是在叫我吗?

桃李转过身,抬手拭去满脸泪水,冲着人大喊着,这次他的声音没有消失,而是切切实实地传达到了对方的耳中:“伏见弓弦!”

只不过,后半句或许被风带走了。

一定是秋日的风被夕阳染红了,他才看不见对方。

——————————————————————

醒来时桃李发现自己正躺在自己大而温暖的床上,弓弦熟练地敲开门探头吻上他的小少爷的额头依然挂着熟悉的笑容催促着桃李起床。

伏见弓弦!

是个笨蛋啊。

——————————————————————












“姬宫桃李经抢救无效死亡。”
——————————————————————

就这样完结了xxx
关于结局的解读感兴趣的小可爱欢迎留下评论
看到最后的大家和写弓桃的这段期间包容我的大家都万分感谢!!!

【原创脑洞】花鸟物语

·花鳥物語·

——これは、キツネの窓。

—吶、我說...

—什麽?

—那個轉校生

—怎麽了

—不覺得......很奇怪麽...

私立藤都女子學院,自轉校生「三千院 花鳥」的出現漸漸流傳起了各種各樣的校園怪談。

直到某壹天,壹年級生A子的失蹤引起了轟動,隨之而來的是三千院持續壹周的病假,壹周過後,三千院與A子同時回到學院,奇怪的是A子聲稱自己並沒有自己失蹤時的記憶......

—妳知道「狐貍之窗」嗎?

—據說是可以看到妖怪的世界

「在這個世界的某壹端,連接著另外壹個世界,另外的那個世界,是妖界,存在著另外壹個妳」三千院 花鳥如是說。

三千院之鳥。

桐生院之魚。

彌生院之水。

風月院之竹。

斎院之狐。

—妳想看看麼,狐之窗內的世界......

【企划宣传】

#After Death#

#死亡之后#

王国的一天又开始了。

孩子们在屋里嬉戏打闹,顽皮地学着王公贵族们的姿势,窗外响起了马车叮铃,孩子们又跑出门外去看,偶尔也有修道士来教书,孩子们同样十分高兴。妇人们做着自己的活,不忘和邻居讨论着谁家的女儿嫁到了哪位男爵家中。骑士意气风发地出城了,宫廷中依旧弥漫着奢华的花香,教堂的钟声敲响,王国的一天又开始了。

……

我…死了么?

醒来时耳旁是大风呼声,身体还残留有死去时的刺痛,眼前是一艘十分大的船,支撑起身体伏在栏杆上,天空的湛蓝充斥着我的视觉,大船之下便是无垠的大地。

「 Welcome to my wonderland! 」

自称「 Noah 」的少年兴奋地坐在桅杆上望着我们,撒下一张张羊皮纸。

「 这是神给你们的机会,写上你的名字与你渴望成为的身份,你将会得到额外30天的生命,如果平安度过了30天,那么神便允许你按照你所希望的身份生活下去,但要是不幸死去了,那么神便会将你送往地狱!」

少年微笑。

我所希望的身份么……

我紧紧地拽着手中的羊皮纸,30天,能够做些什么呢?我能够继续活下去么,在这样无情冷漠的世界里。

死去之后,我的新生活开始了。

「 After death,a new life began for me. 」

——————————————————————

After Death 原创西幻架空短期企划,第一次做企划难免有些不足之处,如果您不建议的话不妨来看看,又或者给企划提提意见。企划为期45天,如您所见时间并不算长。

时间与世界背景架空,大致为中世纪及19世纪。故事背景为你们生活在某个城镇,但因某种原因死亡,醒来之后发现自己身处空中一艘巨大的飞船,船上一名名叫「Noah」的少年告诉你们你们被神选中,神愿意多给你们30天的生命,你们会被允许回到原来的城镇,但如果30天中你们再次死去的话将会下地狱,你们由此开始了30天生活。

企划形式不限,文/图/语c等皆可,人设微审,虽说时间不长审核不严,但加入企划就请您认真对待。期待您的加入。

门牌:652361485

存个预备企划,时间或许是在中考后

‖Unnamed World‖ Chapter 1(3)

Chapter 1

The day

Chris不太记得那之后还发生了什么,他沉沉地睡了一觉,醒来之后已经快到正午。

Aid出门前帮Chris仔细地拉上了窗帘,不知为什么,Aid似乎能自如地暴露在阳光下,所以在Chris入住之前,Aid家中的窗帘是单层的,但隔天他便加上了厚重的绛紫色绒布帘。

他和Aid生活了快一年,但彼此之间却并不太了解,甚至连“认识”都有些牵强。他最不明白的,是Lord为什么要把他安排在Aid身边,并叮嘱自己一定要看好Aid不让他去死。

重重疑问压得他喘不过气,只好漫无目的地在屋子里晃悠着。

这样无趣的生活。

就个人而言,Chris十分喜爱这栋房子,它藏在街道上最僻静的位置,周围被挺立的树环绕着,繁密而葱绿,如果没有仔细观察是很难发现这里的。房子被漆成了白色,有些青蔓藤缠着窗沿或屋顶,垂着娇小可爱的卷儿,回春时,或许会结上几朵俏丽的小花。

与Chris之前所待的地方不同,这儿给他一种明媚的感觉。

他曾经是跟在Lord身边生活的,他也不太清楚那地方该称为“地狱”还是其他别的什么,在那里,他总觉得自己的视觉被夺走,只余下了无光的黑暗。他待了一百年左右。

那是一段短暂的时间。

二楼书房,他觉得自己应该依靠阅读来打发时间,庆幸的是,那儿有不少关于这个世界的历史。

......

Chris走出书房时正看到Aid提着一个黑色的皮箱走进门,他甚至看到了衬领上残余的红色口红。

“你在看什么?”Aid小心地将箱子平放在铺于地面的绒毯上,将侧口的银色搭扣解开,从箱中随意取了一包血袋扔给Chris。

“是关于这个世界的历史......什么的。”Chris探身接稳后咬开一角。

“可能混了点人造的,‘供应者’快要生气了。”

“‘供应者’?”

“......不,没什么。”他将剩余的整理进暗室中。

其实Chris并没有进入到那个房间中看过,原因是Aid从来不允许他进去,他偶尔瞥见也只看到了一台冰柜和置于最深处的一个带锁的铁箱子。

———————————————————————

Chris认为自己从诞生到如今的生活像是早已被上好了发条,他只能在平淡而无趣的齿轮中机械地转动,他开始理解为什么Aid总是沉浸在那些各种各样的女孩子们当中,他有些羡慕了。

或许他只是单纯地希望有人能陪在自己身边做些什么。

又或许,他只是想要Aid留在他身边。

他突然有些难过,仿佛有一道屏障隔绝着他与这个世界,他只能依稀地辨识着它的轮廓,却不曾真正地感受它。

不知为何,他走到了Aid的房门前,手指微曲悬在半空。他放下手,转身正要离开,却听到身后房门打开的声音,Aid的声音传到他耳中,使他忽然有些无措。

“怎么了?”

“呃......其实是......唔......”Chris别过头。

“那个......能稍微......陪陪我吗......”

Chris的声音渐渐低去,Aid怔了怔,随后笑着看着他,侧身倚在门边让出一条路。

“你还挺可爱的。”

‖Unnamed World‖Chapter 1(2)

Chapter 1

Assault

刚进食完,Chris的精神有些亢奋,他将身子埋进沙发中使自己稍微平复一点。

Aid单手扯下领带,边走着边解下衬衫随手丟置在地。他进到暗室中翻找冰柜取出一袋血液掂在手中踱回吧台,从吧台上方的展示柜中拿出一只威士忌酒杯举于头顶看了看,拿着一旁叠得整齐的方巾擦拭着杯身。

血液缓缓倾倒入杯,腥黑的红色透过酒杯的精致棱角在桌面折映出一影方碎而妖艳的光。

Chris拽过一侧的靠枕将自己的下巴搁在上方。他看着Aid持杯整理着吧台将杯中的液体一饮而尽。

他站起身收拾Aid扔在地上的衣物。

“......你那么多血袋是哪来的?”这个问题Chris从住在这的时候就想问了。

“这个啊——”Aid将杯子晃了晃,“是秘密。”

Chris撅了噘嘴准备上楼,他现在只想把黏乎乎的衣服换下舒服地洗个澡然后睡觉。

“啊对了,”Aid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衣服,记得烧掉。”

他一边指了指Chris捧着的衣服一边接通电话,Chris隐约听到了电话那头甜美的嗓音撒娇般地说着什么,Aid只是微啜液体垂眸静听。

Chris以为那是Aid的女友,后来才发现那是其中之一。

———————————————————————

Chris走进房间时少年正坐在窗台上。

“还不够呢。”少年平静地看着Chris,他拥有着无尽的时间,所以他一点也不急。

寒风扬起窗帘内层的蕾纱,少年细碎的黑发溢漫着深夜的死寂。Chris被少年周围的沉寂压迫得有些恐惧,他只能直视着少年空洞的黑瞳沉默着。

“他还不够在意你呢。”少年收回视线望向窗外,清冷的月光勾勒出他的轮廓。

“Lord,我......”“这不碍事。”被唤作Lord的少年打断了Chris的话,“你现在只要看住他,别让他擅自去死就好。”

突然,Chris看到Lord皱了皱眉,随即从窗台上纵身而下。

窗帘内层的蕾纱被扬起,Chris闻到了一丝血腥的味道,哪怕只是极些微的气息,Chris也能够辨别出那是属于Aid的血。

Chris奔下楼,他看到Aid的颈上多了一道细长的血痕,置于桌面的玻璃杯碎在那儿,吧台的桌柱上也陷入了一个小坑,裂纹爬在洞旁破坏了精致的雕纹。

门的一扇在袭击轨迹之间同样被摧毁,Chris站在楼梯上,他的脑中一片空白,Aid颈上的伤口逐渐愈合,这令Chris的心稍微放松了些。

“找上门来了?”Lord站在门外拾起掉落在地的一块黑色布料放在手掌中把玩着,那是一块常见的教会用布。

Aid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不追吗?”

“她会再出现的。”Lord微咧嘴角一笑。

‖Unnamed World‖ Chapter 1(1)

Chapter 1

The night

银制子弹停在了Chris的指尖悬在空气中,子弹漫上的灼热使Chris吸了一口气抽回手闪避到弹道外。

“闭眼”不容反驳的两个单词让Chris几近是条件反射般合上双眸,随即便是鲜血飞溅的触感与敌人未出一声的死亡。

子弹射击在Chris身旁的树干上。

“三秒。”

“唔......需要再久一些吗?”Chris用手背蹭了蹭脸颊问着身边的人。

“不,这样就够了。”

Aid取出外套内袋中的手帕伸手拭去Chris脸上的血迹,他觉得Chris今晚的状态并不是太好,或许是家中的库存快要尽了。

“我们走另一条路回去。”Aid思索着必须尽快补给库存。

———————————————————————

Chris不常出门,对于Aid所说的“另一条路”他根本没走过,只能跟在他身后小心地走。由于太久没有进食,Chris的脚步渐行渐慢,Aid似乎察觉到这点于是也控制着自己的行进速度。

接近年末,猎人的【Hunter】出行狩猎也愈发频繁,除去协会的赏金猎人,连流浪猎人也行动起来——例如刚才在树林深处被他们遇到的那位。

纷纷扬扬洒起了夜雪,所幸此时的雪还只是絮絮,落于叶间便悄然融去。

满月。

Chris突然想起了自己的诞生,Lord在平安夜这天创造了自己,又安排自己在平安夜这天与Aid相遇。

他是看不透他的主人的。

———————————————————————

Aid突然停下脚步,眼前是离家不远处的小公园,此时夜已深了,小雪簌簌。如果是平日,公园里应该是不会有人在的。

长椅上隐约坐着一名女子,Chris看不到她的正脸,只能稍远地观望着她。他突然有些出神,意识忽远,而Aid的声音则将他拉了回来。

“待在这别动。”

Chris很明白Aid想要做什么,他接过Aid递来的外套,血色隐匿在黑底之中不易察觉,但那不断散发的腥甜却冲动着Chris的意识。他深深地呼入,缓慢地释放呼吸努力使自己相对平静。他的年龄比Aid要小许多,所以他目前还不太能调整自己。

忍耐是十分漫长而痛苦的。

他看着Aid与女子搭讪,趁着她回身翻包时伸手扭断了她的脖子,迅速将她拖回Chris的位置。

“......有些可怜。”Chris憋出一句,这时他能清楚地看到女子脸上未干的泪痕。

“只能怪她运气不好。”Aid看向别处,他向来是不肯对女性下手的。

Chris有些犹豫,Aid却开始不耐烦:“她死和你死,你选哪个?更何况她已经死了。”

“我知道了啦......”

这时Chris第一次吸食温热而新鲜的血液,在这之前,他一直是依靠Aid家中的冷藏血袋而生存的。

‖Unnamed World‖ 序幕

The story hasn't started yet

   书页翻动,泛上曦光的蝶翼停驻在长如金瀑的卷发上。

    世界事情如胶卷一般放大滚动在空间边缘,巨大的古树扎根中央,繁密的葱郁中垂下一椅秋千。少女额前缠束着绷带似是刻意将双目蒙上,绕过头额的绷带沿着垂地的金黄色波纹散落。

    她裸足微蹬脚下的绿茵,使自己坐着的秋千晃了晃,金蝶惊飞,少女一袭白裙波澜不惊。她面前悬浮摊开着一本略大的绿皮书,页间涌动着璀光。少女伸出食指,指尖在空气中划下一道轨迹,书页翻动。

    世界事情的画面一顿,随即切换出了另一批面孔。

    少女只是面无表情地端坐在那儿,她所处的空间封闭着,没有夏日清凉的风,就连那不知某处弥散的昼光也丝毫没有它应有的热量。

    蝶在触上指尖的一瞬便凝化成金色的光点飞散,又在某一叶片之上重新聚集飞栖。

    少女合上书,滚动的画面模糊着消失,封闭着空间的屏障闪烁着朦胧的光,穹顶垂下的金色光栏附在屏障中,她被幽囚在这个像是温室的空间中。

    这里是“鸟笼”【Cage】

    空间骤暗,少女一惊,抬头有些惊讶地面对着来人,她并不知道还有其他人能够进入这里。

    “新的‘眼’【Eye】?看上去并没有什么特别的。”

    少年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她有些无措,紧抿着唇掖着裙角。

    少年双眸微眯,嘴角的笑意散发着冰冷和死亡的气息,他走到少女身侧凑近她的耳边低语着:“看来你之前是人类,呵,是什么都无所谓了。不要碍事就好。”

    警告般的言语,少年话音初落便从“鸟笼”中消失,光又闪烁了起来。少女愣了愣,细细呼出一口气,随而像是什么也不曾发生过般再次摊开了书,仰头“看”着眼前的画面。

50fo点文【占tag致歉】

不知不觉50fo了?!
总之...那个...谢谢大家的支持!所以来点文吧!
cp暂定弓桃,当然如果要点其他的话我也会考虑的!
不过要到考完才能写!
以上,私信评论戳企鹅全部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