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d

初三备考大概会停更(本来就没什么更)到考试结束

存个预备企划,时间或许是在中考后

‖Unnamed World‖ Chapter 1(3)

Chapter 1

The day

Chris不太记得那之后还发生了什么,他沉沉地睡了一觉,醒来之后已经快到正午。

Aid出门前帮Chris仔细地拉上了窗帘,不知为什么,Aid似乎能自如地暴露在阳光下,所以在Chris入住之前,Aid家中的窗帘是单层的,但隔天他便加上了厚重的绛紫色绒布帘。

他和Aid生活了快一年,但彼此之间却并不太了解,甚至连“认识”都有些牵强。他最不明白的,是Lord为什么要把他安排在Aid身边,并叮嘱自己一定要看好Aid不让他去死。

重重疑问压得他喘不过气,只好漫无目的地在屋子里晃悠着。

这样无趣的生活。

就个人而言,Chris十分喜爱这栋房子,它藏在街道上最僻静的位置,周围被挺立的树环绕着,繁密而葱绿,如果没有仔细观察是很难发现这里的。房子被漆成了白色,有些青蔓藤缠着窗沿或屋顶,垂着娇小可爱的卷儿,回春时,或许会结上几朵俏丽的小花。

与Chris之前所待的地方不同,这儿给他一种明媚的感觉。

他曾经是跟在Lord身边生活的,他也不太清楚那地方该称为“地狱”还是其他别的什么,在那里,他总觉得自己的视觉被夺走,只余下了无光的黑暗。他待了一百年左右。

那是一段短暂的时间。

二楼书房,他觉得自己应该依靠阅读来打发时间,庆幸的是,那儿有不少关于这个世界的历史。

......

Chris走出书房时正看到Aid提着一个黑色的皮箱走进门,他甚至看到了衬领上残余的红色口红。

“你在看什么?”Aid小心地将箱子平放在铺于地面的绒毯上,将侧口的银色搭扣解开,从箱中随意取了一包血袋扔给Chris。

“是关于这个世界的历史......什么的。”Chris探身接稳后咬开一角。

“可能混了点人造的,‘供应者’快要生气了。”

“‘供应者’?”

“......不,没什么。”他将剩余的整理进暗室中。

其实Chris并没有进入到那个房间中看过,原因是Aid从来不允许他进去,他偶尔瞥见也只看到了一台冰柜和置于最深处的一个带锁的铁箱子。

———————————————————————

Chris认为自己从诞生到如今的生活像是早已被上好了发条,他只能在平淡而无趣的齿轮中机械地转动,他开始理解为什么Aid总是沉浸在那些各种各样的女孩子们当中,他有些羡慕了。

或许他只是单纯地希望有人能陪在自己身边做些什么。

又或许,他只是想要Aid留在他身边。

他突然有些难过,仿佛有一道屏障隔绝着他与这个世界,他只能依稀地辨识着它的轮廓,却不曾真正地感受它。

不知为何,他走到了Aid的房门前,手指微曲悬在半空。他放下手,转身正要离开,却听到身后房门打开的声音,Aid的声音传到他耳中,使他忽然有些无措。

“怎么了?”

“呃......其实是......唔......”Chris别过头。

“那个......能稍微......陪陪我吗......”

Chris的声音渐渐低去,Aid怔了怔,随后笑着看着他,侧身倚在门边让出一条路。

“你还挺可爱的。”

‖Unnamed World‖Chapter 1(2)

Chapter 1

Assault

刚进食完,Chris的精神有些亢奋,他将身子埋进沙发中使自己稍微平复一点。

Aid单手扯下领带,边走着边解下衬衫随手丟置在地。他进到暗室中翻找冰柜取出一袋血液掂在手中踱回吧台,从吧台上方的展示柜中拿出一只威士忌酒杯举于头顶看了看,拿着一旁叠得整齐的方巾擦拭着杯身。

血液缓缓倾倒入杯,腥黑的红色透过酒杯的精致棱角在桌面折映出一影方碎而妖艳的光。

Chris拽过一侧的靠枕将自己的下巴搁在上方。他看着Aid持杯整理着吧台将杯中的液体一饮而尽。

他站起身收拾Aid扔在地上的衣物。

“......你那么多血袋是哪来的?”这个问题Chris从住在这的时候就想问了。

“这个啊——”Aid将杯子晃了晃,“是秘密。”

Chris撅了噘嘴准备上楼,他现在只想把黏乎乎的衣服换下舒服地洗个澡然后睡觉。

“啊对了,”Aid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衣服,记得烧掉。”

他一边指了指Chris捧着的衣服一边接通电话,Chris隐约听到了电话那头甜美的嗓音撒娇般地说着什么,Aid只是微啜液体垂眸静听。

Chris以为那是Aid的女友,后来才发现那是其中之一。

———————————————————————

Chris走进房间时少年正坐在窗台上。

“还不够呢。”少年平静地看着Chris,他拥有着无尽的时间,所以他一点也不急。

寒风扬起窗帘内层的蕾纱,少年细碎的黑发溢漫着深夜的死寂。Chris被少年周围的沉寂压迫得有些恐惧,他只能直视着少年空洞的黑瞳沉默着。

“他还不够在意你呢。”少年收回视线望向窗外,清冷的月光勾勒出他的轮廓。

“Lord,我......”“这不碍事。”被唤作Lord的少年打断了Chris的话,“你现在只要看住他,别让他擅自去死就好。”

突然,Chris看到Lord皱了皱眉,随即从窗台上纵身而下。

窗帘内层的蕾纱被扬起,Chris闻到了一丝血腥的味道,哪怕只是极些微的气息,Chris也能够辨别出那是属于Aid的血。

Chris奔下楼,他看到Aid的颈上多了一道细长的血痕,置于桌面的玻璃杯碎在那儿,吧台的桌柱上也陷入了一个小坑,裂纹爬在洞旁破坏了精致的雕纹。

门的一扇在袭击轨迹之间同样被摧毁,Chris站在楼梯上,他的脑中一片空白,Aid颈上的伤口逐渐愈合,这令Chris的心稍微放松了些。

“找上门来了?”Lord站在门外拾起掉落在地的一块黑色布料放在手掌中把玩着,那是一块常见的教会用布。

Aid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不追吗?”

“她会再出现的。”Lord微咧嘴角一笑。

‖Unnamed World‖ Chapter 1(1)

Chapter 1

The night

银制子弹停在了Chris的指尖悬在空气中,子弹漫上的灼热使Chris吸了一口气抽回手闪避到弹道外。

“闭眼”不容反驳的两个单词让Chris几近是条件反射般合上双眸,随即便是鲜血飞溅的触感与敌人未出一声的死亡。

子弹射击在Chris身旁的树干上。

“三秒。”

“唔......需要再久一些吗?”Chris用手背蹭了蹭脸颊问着身边的人。

“不,这样就够了。”

Aid取出外套内袋中的手帕伸手拭去Chris脸上的血迹,他觉得Chris今晚的状态并不是太好,或许是家中的库存快要尽了。

“我们走另一条路回去。”Aid思索着必须尽快补给库存。

———————————————————————

Chris不常出门,对于Aid所说的“另一条路”他根本没走过,只能跟在他身后小心地走。由于太久没有进食,Chris的脚步渐行渐慢,Aid似乎察觉到这点于是也控制着自己的行进速度。

接近年末,猎人的【Hunter】出行狩猎也愈发频繁,除去协会的赏金猎人,连流浪猎人也行动起来——例如刚才在树林深处被他们遇到的那位。

纷纷扬扬洒起了夜雪,所幸此时的雪还只是絮絮,落于叶间便悄然融去。

满月。

Chris突然想起了自己的诞生,Lord在平安夜这天创造了自己,又安排自己在平安夜这天与Aid相遇。

他是看不透他的主人的。

———————————————————————

Aid突然停下脚步,眼前是离家不远处的小公园,此时夜已深了,小雪簌簌。如果是平日,公园里应该是不会有人在的。

长椅上隐约坐着一名女子,Chris看不到她的正脸,只能稍远地观望着她。他突然有些出神,意识忽远,而Aid的声音则将他拉了回来。

“待在这别动。”

Chris很明白Aid想要做什么,他接过Aid递来的外套,血色隐匿在黑底之中不易察觉,但那不断散发的腥甜却冲动着Chris的意识。他深深地呼入,缓慢地释放呼吸努力使自己相对平静。他的年龄比Aid要小许多,所以他目前还不太能调整自己。

忍耐是十分漫长而痛苦的。

他看着Aid与女子搭讪,趁着她回身翻包时伸手扭断了她的脖子,迅速将她拖回Chris的位置。

“......有些可怜。”Chris憋出一句,这时他能清楚地看到女子脸上未干的泪痕。

“只能怪她运气不好。”Aid看向别处,他向来是不肯对女性下手的。

Chris有些犹豫,Aid却开始不耐烦:“她死和你死,你选哪个?更何况她已经死了。”

“我知道了啦......”

这时Chris第一次吸食温热而新鲜的血液,在这之前,他一直是依靠Aid家中的冷藏血袋而生存的。

‖Unnamed World‖ 序幕

The story hasn't started yet

   书页翻动,泛上曦光的蝶翼停驻在长如金瀑的卷发上。

    世界事情如胶卷一般放大滚动在空间边缘,巨大的古树扎根中央,繁密的葱郁中垂下一椅秋千。少女额前缠束着绷带似是刻意将双目蒙上,绕过头额的绷带沿着垂地的金黄色波纹散落。

    她裸足微蹬脚下的绿茵,使自己坐着的秋千晃了晃,金蝶惊飞,少女一袭白裙波澜不惊。她面前悬浮摊开着一本略大的绿皮书,页间涌动着璀光。少女伸出食指,指尖在空气中划下一道轨迹,书页翻动。

    世界事情的画面一顿,随即切换出了另一批面孔。

    少女只是面无表情地端坐在那儿,她所处的空间封闭着,没有夏日清凉的风,就连那不知某处弥散的昼光也丝毫没有它应有的热量。

    蝶在触上指尖的一瞬便凝化成金色的光点飞散,又在某一叶片之上重新聚集飞栖。

    少女合上书,滚动的画面模糊着消失,封闭着空间的屏障闪烁着朦胧的光,穹顶垂下的金色光栏附在屏障中,她被幽囚在这个像是温室的空间中。

    这里是“鸟笼”【Cage】

    空间骤暗,少女一惊,抬头有些惊讶地面对着来人,她并不知道还有其他人能够进入这里。

    “新的‘眼’【Eye】?看上去并没有什么特别的。”

    少年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她有些无措,紧抿着唇掖着裙角。

    少年双眸微眯,嘴角的笑意散发着冰冷和死亡的气息,他走到少女身侧凑近她的耳边低语着:“看来你之前是人类,呵,是什么都无所谓了。不要碍事就好。”

    警告般的言语,少年话音初落便从“鸟笼”中消失,光又闪烁了起来。少女愣了愣,细细呼出一口气,随而像是什么也不曾发生过般再次摊开了书,仰头“看”着眼前的画面。

50fo点文【占tag致歉】

不知不觉50fo了?!
总之...那个...谢谢大家的支持!所以来点文吧!
cp暂定弓桃,当然如果要点其他的话我也会考虑的!
不过要到考完才能写!
以上,私信评论戳企鹅全部接受!